<
索 引 号:00183092/2019-04999 分类: 公安 ; 行政权力;部门文件
发布机构: 市公安局 发文日期: 2019年10月09日
名  称: 牡丹江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
文  号: 主 题 词:


牡丹江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

牡丹江市公安局行政复议决定书

牡公复决字(201912

申请人:李某某,女,汉族,19551129日生,住黑龙江省五常市向阳镇保山村。

被申请人: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西安区南市街华隆城市花园后身。

法定代表人:陈玉韬;职务,局长。

李某某不服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201981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号),于201986日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本机关依法予以受理,现案件已审理终结。

申请人请求:撤销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号)

申请人称:一、被申请人对案件事实认定错误,李某贵应对故意伤害申请人承担全部责任。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认定:201971020时许,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南湖公园广场内,李某贵与申请人跳广场舞的成员,分属两个队伍,李某贵因嫌申请人方使用的广场舞音乐过大影响李某贵方跳舞而与申请人发生撕打,期间互有损伤。以上事实与客观实际情况严重不符,根据申请人亲身经历、证人证言、伤情诊断、案发现场监控视频等证据证实的事实是:李某贵因嫌申请人方使用的广场舞音乐过大影响李某贵方跳舞而主动带头殴打申请人,造成申请人身体多处损伤,申请人面对突如其来的身体攻击,出于本能抱住了攻击者身体,并没有主动还击行为,不是行政处罚决定书上认定的申请人与李某贵双方发生撕打,期间互有损伤的事实。二、被申请人适用法律错误,不应对受害者进行行政处罚。由于李某贵身材高大且年龄相对年轻,下手凶狠,造成申请人身体多处损伤,申请人到牡丹江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救治,至今还未完全康复,已足以证明申请人是整个案件的受害者,被申请人不应对受害者进行行政处罚。被申请人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对申请人进行行政处罚是错误的,申请人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行为,不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因此被申请人适用法律是错误的。三、被申请人在执法过程中态度蛮横,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存在低级错误,工作作风不严谨。被申请人在处理此次治安案件和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过程中,态度蛮横,不认真听取申请人的陈述和申辩,严重违反事实和法律,枉法裁断作出决定。在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上第二行申请人户籍所在地一项,竟然书写的是牡丹江市五常市向阳镇,众所周知,五常市行政区划归哈尔滨市,不归牡丹江市,可见被申请人工作作风如此不严谨,其作出的行政处罚没有法律效力和公信力。为保护申请人合法权益,请复议支持申请人复议请求。

被申请人称:经被申请人调查,在南湖公园广场内,有两个跳广场舞的队伍,李某贵与申请人李某某分属不同的跳舞队伍,案发当日(2019710日)晚730分许,两个队伍在双方已经约定好的跳舞区域内用各自的音响播放音乐跳舞,在跳舞期间,李某贵因嫌申请人一方使用的音响播放的广场舞音乐过大影响李某贵一方人员跳舞而越过双方事先约定好的广场跳舞区域并与申请人发生撕扯,在李某贵与申请人撕扯期间,李某贵有用脚踢踹申请人并用手抓挠申请人的行为,申请人有用手抓挠李某贵的行为,而后李某贵与申请人双方分别先后倒地,公安机关出警后,李某贵与申请人二人仍旧倒地,无法接受公安机关现场询问案件情况,而后李某贵与申请人二人先后被牡丹江市第二人民医院“120”及牡丹江市第一人民医院“120”送往医院救治。李某贵与申请人二人称各自身体互有损伤。以上案发现场情况有以下公安机关调查情况证实:1.李某贵笔录证实申请人有对其抓挠的过程及李某贵有对申请人抓挠的事实;2.申请人的笔录证实李某贵有踢踹申请人的事实及李某贵抓挠申请人的事实;3.申请人一方舞队成员的证人张玉敏笔录证实李某贵有踢踹申请人的事实及李某贵与申请人有相互抓挠的事实;4.申请人一方证人李佩兰、王丽娟笔录均证实李某贵有踢踹申请人的事实;5.李某贵方证人吴敏、关玉英笔录均证实申请人与李某贵有互相抓挠的事实;6、案发现场监控录像证实案发时李某贵有踢踹申请人的事实。以上事实情况,均可认定李某贵与申请人在撕扯期间,李某贵有踢踹、抓挠申请人的事实情况及申请人有抓挠李某贵的事实情况,因此公安机关根据以上调查情况,于201981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分别给予违法行为人李某贵行政罚款五百元的处罚、给予申请人行政罚款二百元的处罚,并于当日中午依法告知李某贵、申请人处罚意见及结果,并由李某贵签字按指印确认,因申请人为文盲文化程度,公安机关办案民警向申请人宣读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意见,申请人表示对处罚决定无异议,办案民警帮助申请人签字并由申请人在签字处按指印确认,至此被申请人调查结束。针对申请人行政复议申请书提到的几个问题。一、根据案发现场监控视频资料,及被申请人对李某贵、申请人等其他案发现场证人制作笔录等证据足以认定李某贵与申请人撕扯期间,存在李某贵踢踹、抓挠申请人及申请人有抓挠李某贵的事实,李某贵和申请人的行为均已涉嫌殴打他人,二人均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公安机关根据该规定对违法行为人李某贵、申请人的处罚是合法的,不存在案件事实认定错误的情况,对于是否是申请人主动攻击李某贵身体一事,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有抓挠李某贵的情况已属于违法行为,是否主动攻击均属于违法行为,且不属于正当防卫情况,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殴打他人法律条款的情节,应予以处罚,案件事实清楚,程序合理合法,不存在法律条款使用错误的情况。二、申请人李某某可以提起民事诉讼依法维护自己合法权益。本案中李凤兰称有被李某贵踢踹身体及抓挠身体的情况,且李风云有案发后去牡丹江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的情况,根据该情况,被申请人作出处罚决定后,已于201981日将对李某贵的处罚决定书复印件,即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交于申请人,告知被申请人对李某贵的处罚决定意见,并告知申请人可以依该决定对李某贵提起民事赔偿诉讼,以此来解决申请人的医院检查治疗费用。三、申请人称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号中,对申请人的户籍所在地为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市公安局向阳派出所写称牡丹江市五常市向阳镇有误一事,公安机关存在制作文书的纰漏问题,会更改此文书中的错误之处,公安机关会在以后的工作中注意此事,加大审批、审核力度,避免再次此类纰漏的情况的发生。至于申请人称公安机关民警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的过程中,态度蛮横,不认真听取申请人的陈述和申辩,严重违反事实和法律一事,被申请人对申请人违法事实情况调查清楚,程序合理合法,并无违反案件事实和法律一事。201981日被申请人民警向申请人宣读行政处罚决定书之前已于2019730日向申请人宣读了公安机关行政处罚告知书,申请人表示没有异议,而后,201981日公安机关民警王德巍、王艺男多次向申请人宣读了对于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申请人均未表示对该处罚决定异议的情况,而后民警韩震洲向申请人宣读了对申请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由民警王艺男使用公安机关数码鹰录像,申请人称其不识字,但对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表示认可,没有提出异议,由公安机关民警韩震洲签字,由申请人捺印指印确认该情况,由此可见,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没有异议。被申请人对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请复议机关依法予以维持。

经审查查明:201971020时许,在牡丹江市南湖公园广场内,李某贵与申请人李某某在跳广场舞期间因琐事发生纠纷。被申请人于当日进行受案调查。201981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李某某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认定:201971020时许,在牡丹江市南湖公园广场内,李某贵与李某某为跳广场舞的成员,但分属两个队伍,李某贵因嫌李某某方使用的广场舞音乐过大影响李某贵方跳舞而与李某某发生撕打,期间互有损伤。被申请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给予李某某罚款二百元的行政处罚。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向本机关提出行政复议申请。

另查明,201981日,被申请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对李某贵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9),给予李某贵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

本机关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本案中,被申请人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之前履行了受案、调查、告知、审批等法定程序,被申请人根据李某某的询问笔录、证人证言、伤情诊断、案发现场监控视频等证据,对李某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如下:

维持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锋分局201981日对李某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牡先公(治五)行罚决字〔201988号)。

对本决定不服,可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七日